biubiubiu

没有才华 有的只是冲动

飞唐还有人看吗

Time travel 【飞唐】


接4

---------------------------


这天晚上李丽珍和唐毅开诚布公地聊了很久,包括陈文浩替唐国栋顶罪入狱的事,包括她埋怨陈文浩没为他们的将来考虑于是跟他分手又瞒着陈文浩生下唐毅的事,开心的事,难过的事,什么都聊。
跟十年前在噩耗中被迫得知自己的身世不同,这次唐毅心平气和地接受了。

李丽珍停顿了一下,突然说道:
“其实我当年生下你之后把你送给了别人。”

唐毅陷在沙发里的身体瞬间坐直了,眼神中满是不解。

“未婚先孕在那个年代是死罪,会被唾沫淹死。”
“那后来呢?”
“后来啊……”李丽珍好笑地看着唐毅不满的样子,“过了三天我又把你接回来啦。”
唐毅“切”了一声,“他们肯定觉得你有病。”
李丽珍想起那个时候自己悲惨的样子也觉得好笑,“那家男主人真的很不好讲话,我去接你的时候,他怎么也不肯把你还给我。那家女主人倒是个很好心的女人,她身体不好不能生育,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会收养你。她可怜我,才把你抱出来还给我了。”
“你应该更狠心一点,这样就不用活得这么累……”唐毅半真半假地说道。
“没办法啊,把你送走之后我马上就后悔了。天天想着你,想你有没有饿到,有没有冷到,担心你的养母没有把你照顾好。心神不宁地熬了三天还是决定把你接回来。”
唐毅心疼地抱住她,“妈,辛苦了。谢谢。”
李丽珍一下一下拍着他的背,就像唐毅小时候哄他睡觉时那样,“其实还好。多亏了你义父的照顾,不然我一个人拉扯你长大确实够呛。”
“妈,说真的,你跟老唐真的不可能吗?”
李丽珍被他不着调的话语气得一巴掌呼在他背上,“臭小子!乱点什么鸳鸯谱啊!从小到大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可能的啦!”
唐毅认真的说道:“不可能就不可能吧,反正我以后会孝顺你们。”
李丽珍看着他,说道:“只要你认真地生活,每天都开开心心的,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就是在孝顺你妈了。”
唐毅点头,“妈,我还有最后一个请求。”
“什么请求?事先跟你说好,如果你把女孩子肚子搞大了就算是我儿子我也不会原谅的。”
唐毅扶额,无奈道:“妈,我不是那种人。”
“好啦好啦,我开玩笑的,有什么事快说,很晚了诶,我明天还要上班,你明天还要上学。”

唐毅说道:“妈,如果真的碰到合适的,你答应我试一试好不好。”

李丽珍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情。其实她并没有刻意在等陈文浩。没有一份感情能在经历那么多年岁月的洗礼之后还历久弥新。恨少了,爱意自然也淡了,恨没了,爱意自然也消散了。现在再想起陈文浩,脑海中第一印象不是背叛了自己的前男友,而是跟儿子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
当年的事让她心灰意冷,陈文浩没有跟她商量就擅自决定替唐国栋入狱让她觉得对方其实并没有那么在乎他们之间的感情,否则陈文浩不可能不考虑他们的将来。唯一的答案就是唐国栋在陈文浩的心里比起自己更为重要。这使她每每想起陈文浩都如鲠在喉。唐毅的事她没有跟陈文浩说过,因为她觉得没有必要,既然已经分手了唐毅也自然跟他没有瓜葛。刚开始那几年她不止一次一边怨恨着陈文浩一边设想如果他没有去坐牢,他们将会是怎样幸福的一家三口……后来工作太忙,又怕重组家庭之后对方会对唐毅不好,她为了唐毅顾虑太多,也就没了这方面的打算。

唐毅安静地等待李丽珍的回答。
李丽珍长叹一口气,“真是败给你了。好,答应你。”
“说好了哦。”
“知道了!快去睡觉!明天还要不要上学!”李丽珍赶小猪一样把唐毅赶回房。
李丽珍不再年轻了,她的眼角爬上了细纹,鬓边偶尔会出现几根银白。她把全部的青春都献给了她热爱的警察事业和她最重要的孩子。

唐毅暗暗发誓:他这次,无论如何也要护她周全。

第二天。唐毅去找了唐国栋。
唐国栋看着唐毅,眼神中满是歉疚,“小唐,对不起。”
对不起。因为我的关系,让你没办法在亲生父亲身边长大,因为我的关系,让你们母子俩过得那么辛苦。
唐毅叹口气,抱住他。这个待他更胜亲生的男人,唐毅是无论如何都不愿苛责的。
“老唐,你没有对不起我。这是你跟他之间的事,不需要跟我说不起。”
“小唐……”
“我想见他一面。”
唐国栋一怔。好一会儿才点头说:“好,我带你去。”



时间过得很快,又到了一年一度大学联考的时候。
孟少飞发挥得很不错,如愿以偿进了第一志愿,成为一名警校生。
唐毅并没有像上一世那样子承母业选择考警校,他现在做什么决定都习惯跟以前反着来,为了避免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他报考了省内最好的财经大学的金融专业,并成功被录取。
两人去学校报道的前一天晚上,李丽珍特地叫孟少飞上门吃饭庆祝。
孟少飞的个子在这个暑假抽条了不少,身体也因为学前格斗训练变得更壮实了,之前过于苍白的肤色晒了两个多月变成了健康的蜜色,整个人都散发着青春漂亮的气息。
孟少飞时不时地跟李丽珍讨教一些侦查理论方面的知识,李丽珍也很乐意解答他的疑问,两个人聊得热火朝天。
唐国栋打趣道:“我看阿飞四年之后很有可能成为你的后辈。”
李丽珍笑着答道,“那我求之不得,像阿飞这样聪明又好学的后辈警局不嫌多,就怕那些笨得跟猪一样又不肯虚心学习的人,每分每秒都能把你气到吐血。”
李丽珍又开始吐槽今年新晋的实习警员。
“五月来的那两个新人,昨天让他们去出外勤,下雷阵雨也不知道要保护现场,等我到了案发现场线索都被雨冲的差不多了。”
孟少飞很是有些义愤地说道,“怎么这样子?如果因为这种低级的疏忽而导致受害人不能沉冤得雪,那不是太遗憾了吗?”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清亮不行,眼神里满是纯真和涉世未深的正气凛然。
唐毅剥虾的手顿了一下,突然觉得手里肉质白嫩饱满的大虾变得索然无味。
28岁的灵魂意识到这幅18岁的年轻身体出了点问题——它有些反常,心跳过速,肌肉不自觉地绷紧。在孟少飞偷偷看过来的时候。


李丽珍让唐毅下去送送孟少飞。
顺便……倒一下垃圾。

黑色塑料袋应声入桶。

“很久没有一起散步了,去公园走走?”孟少飞提议道。
傍晚刚下过一场雨,空气中的燥热被雨露带走一半,晚风正舒适。真的很适合散步。
但是唐毅却说:
“我还有事要忙。你早点回去吧。”
“这样啊……”孟少飞原本充满希冀的双眼瞬间黯淡了,耷拉着脑袋像一只惨遭抛弃的宠物狗。
唐毅干净利落的道别,转身上楼。

孟少飞还是去了河滨散步,一个人。
他走走停停地看着江景,心里故作轻松地想着,孤独这种事,早就习惯了不是么。

TBC

Time travel 4 【飞唐】

4
唐毅是被一种若有若无的瘙痒弄醒的。

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清那一撮碍眼的翘发之后有些烦躁地吐出一口气。

孟少飞,孟少飞,又是孟少飞!这个人真是阴魂不散!

“唐毅!你醒啦!老师!唐毅醒了!”孟少飞扯着嗓子大喊。
接下来就是一连串聒噪的关心,你觉得怎么样?头痛不痛?要不要喝水?

唐毅不想理他,轻轻挪动了一下身体,奇怪的是预料当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他有些疑惑,小心地抬了抬胳膊,踢了踢腿,竟然完全没有异样的感觉,更别提疼痛。那么严重的车祸,怎么自己身上好像一点受伤的迹象的都没有,甚至有点健康过头。江劲堂的医术已经高明到这种地步了吗?

随意看了一眼正殷切关心着自己的人,唐毅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孟……孟少飞?!”
孟少飞凑上来观察他有没有不适之处,靠的非常近,近到唐毅甚至能看清楚他根根分明乌黑浓密的睫毛。唐毅罕见地没有推开他,或者他根本已经忘记要推开他,因为唐毅现在已经彻底傻眼!

他见到的孟少飞穿着一身熟悉的松松垮垮的蓝白相间的运动服,配上一头翘得乱七八糟的头发,活脱脱一个还未成年的高中生模样。

“孟少飞!你又在玩什么把戏!”唐毅高声却没底气地质问道。心里却很清楚孟少飞根本不可能会在这个时候跟他玩这种无聊的cosplay!
果然孟少飞一脸无辜地睁大了眼睛,“大哥,拜托,我才要问你在搞什么鬼咧!你莫名其妙晕倒,我被你吓死了好吗!”
一个穿白大褂的中年男子走进来,手背在唐毅额头上贴了贴,问道:“唐毅,你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唐毅瞳孔剧烈颤动着,脸上滴下来一串冷汗,仿佛见鬼。

这个男人,就在去年,他还跟孟少飞一起参加了他的葬礼!
高中的校医,也是唐国栋的朋友。唐毅上高中的时候受过他很多照顾。可是现在,他好端端的站在这里,还问自己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就算之前唐毅还觉得有百分之零点一的可能是孟少飞在恶作剧,此刻也被打消了念头。
人死怎么可能复活。
唐毅用力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那痛感非常真实不似做梦。
如果不是做梦……
唐毅有些呆滞地盯着病床上白色的床单,对自己匪夷所思的际遇有些不敢相信。他只记得当时李志德发了疯一样地抢方向盘,贺航开枪打死了李志德,紧接着车就撞到了树上……

突然他像是被电到一样,翻身下床,没命似的往外面跑!
“唐毅!你去哪!”孟少飞拎着两人的书包追了上去。

唐毅穿过走廊,看到了许多已经叫不出来名字的熟悉面孔。他经过体验馆门口,集训的篮球队队员们纷纷跟他打招呼。他跑到校门口,看到了年轻的古道一,挑染了一头嚣张的颜色,倚在车旁等左红叶放学。他一口气跑回了家,那个只有22坪的半旧不新的小房子。随手在裤兜里一摸,居然摸到了钥匙。不知道是因为缺氧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的手抖的厉害,试了好几次才对准了锁孔。

开了门,屋里亮着灯。
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坐在客厅里的两个人同时转头看向门口。
唐毅眼泪唰地掉下来,哽咽着开口:“妈……老唐……”

唐国栋和李丽珍都觉得很稀奇。自从唐毅上了国小,就再没见他哭过。吃晚饭的时候,李丽珍问被留下来吃晚饭的孟少飞:“小孟,阿毅怎么了?在学校里被欺负了?”
孟少飞塞了满嘴的饭菜,鼓着脸颊含混不清地摇头否认。
唐国栋放下筷子,笑着揉揉唐毅的头发,“小唐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谁敢欺负他啊。”
孟少飞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依我看,”唐国栋又笑着说道,“小唐哭得这么伤心,肯定是被喜欢的女孩子拒绝了吧。”
“哪有。”孟少飞替唐毅辩白道,“都是唐毅拒绝别人啦!”
“那你呢,小孟,”唐国栋笑着把话头转到了孟少飞身上,“有喜欢的人吗?”

替别人说话的时候倒是有理有据,轮到自己就开始牙齿和舌头打架。
“没……没有啊。”说着,孟少飞偷偷地抬眼看了一眼对面的唐毅,视线跟对方看过来的眼神撞个正着,赶紧低下头,心虚得快要把脸栽进饭碗里。


18岁的唐毅身体里装着28岁的灵魂。一眼就看穿了孟少飞的小心思。他的喜欢是那么地明显。唐毅不懂以前的自己怎么会看不出来。

他翻出手机,老式的诺基亚,手指在九宫格里滴滴滴地按着。

只会在电影里发生的离奇真实地在自己身上上演,唐毅只花了一个晚上就接受了。
自己回到了十年前。他最重要的人都还在。而距离那个让他痛苦一生的日子来临还有一年。
他不知道这是幸运还是不幸。
这意味着他还有一年的时间可以筹划,阻止那场悲剧的发生。但是如果失败,他就要再次经历失去的痛苦。
唐毅心情复杂地躺在窄小的单人床上不敢入睡。他害怕明早起来发现这一切都是梦。没有李丽珍,没有唐国栋,有的只是医院白色的天花板和一群讨人厌的牛鬼蛇神。
想抽根烟,在房间里找了半天才意识到这个时候的唐毅根本还不会抽烟。
轻手轻脚的走出了房间。
李丽珍房间里的灯还亮着,推门进去,才发现她带着老花镜歪在床头睡着了,手边还散着一沓泛黄的卷宗。
唐毅摘下李丽珍的老花镜和乱七八糟的纸一起放在床头,关了灯。

唐毅跟二年级学妹交往的事,隔天就传遍了学校。
好事者们纷纷聚集在高二的楼层,想要见识一下能入得了唐毅法眼的天仙到底长什么样。
就连左红叶也好奇地跑来问孟少飞唐毅的女朋友是哪位。
孟少飞迷茫地摇头,表示自己一概不知。
“你不是唐毅最好的朋友吗?他连这个都没告诉你哦?”
孟少飞失魂落魄地想,对哦,我不是他最好的朋友吗,他怎么什么都没跟我说……
左红叶白眼翻上天,“我指望你还不如指望一头猪。算了,我自己去问唐毅。”
孟少飞难得没有跟左红叶斗嘴,他现在就像是进了水的炮仗,彻底哑火。他转身落寞地离去,害得左红叶以为自己话说得太重,伤到了他。

傍晚放学的时候,孟少飞看到唐毅站在校门口,于是他快步走上去拍了拍唐毅的肩膀,说道:“走吧。”
虽然算不上顺路,但是他们总是一起回家的。
可今天唐毅却说:“你先走,我还要等人。”
孟少飞怔住了,花了三秒才反应过来他说要等的人是谁。
“哦……这样啊……也对啦。”孟少飞皱着脸挤出一个笑容,“那我先走了……你女朋友……很漂亮。”
“谢谢。”

孟少飞又像之前一样,开始独来独往地生活。有时候在学校碰到唐毅跟他的小女友在一起,也会识相地自动避开。
他不去找唐毅,唐毅也不来找他。孟少飞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最好的朋友这个称谓只不过是自己在自作多情,他总以为自己对唐毅的意义特殊,其实充其量也不过是唐毅众多的普通朋友之一罢了。

倒是李丽珍一段时间没见到孟少飞,有些挂念。
“小孟最近怎么都没来家里吃饭?”煤气灶上的鱼头汤用力沸腾着,李丽珍把切好的豆腐块下进去,“吵架了?”
唐毅在一边切葱花,随意回答道:“没有。他最近很忙。”
“忙什么?”
“大概忙着破案吧。”
“破案?破什么案?”
唐毅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忙补救道:“他最近迷上了名侦探柯南,在学怎么破案。”
李丽珍笑了:“要学破案来找我呀,看动画片能学到什么?”
“妈……”
“嗯?”
“你有想过结婚吗?”
李丽珍讶异地看着他,“干嘛突然说这个?”
唐毅像一只大型犬一样把头搁在李丽珍肩膀上,“就觉得很奇怪啊,又不是没人追你,干嘛老是搞独身主义那一套?”
李丽珍失笑,“干嘛啦,你自己谈恋爱了就要拉全世界跟你一起谈哦?”
“现在在说你的事,不要扯到我身上!”
“好啦好啦,我工作这么忙还要照顾你哪有时间谈恋爱啊。”
“不要找借口!那我现在长大了你是不是也该考虑一下你自己?”
“唐毅你很奇怪诶!”李丽珍哭笑不得,“别人家都是当妈的催儿子找对象,怎么到我们家反过来了?”
“你该不会……”唐毅欲言又止。
“该不会什么?”
“该不会还在等我的生父吧……”
李丽珍脸上的笑容瞬间黯淡了下来。她搅动着锅子,一下子沉默了。
唐毅小心翼翼地观察她的脸色,小时候每当自己问到关于爸爸的问题时李丽珍总是会露出悲伤的神色,久而久之唐毅也不敢再问。但是今天,他一定要让李丽珍亲口说出来。他不想让一切再重蹈覆辙。
“妈,为什么不回答我。为什么每次提到他你就开始不说话。”
李丽珍关了煤气,说道:“先吃饭,吃完饭再说。”
“我生父叫陈文浩,在坐牢,对吗。”唐毅索性摊牌。
李丽珍先是一愣,随后叹了口气,她摘下隔热手套,温柔地摸了摸唐毅的脸,昏黄的灯光映射出她眼角的湿意,让唐毅心头一紧。
“我的阿毅,真的长大了。”她透过高大英俊的儿子依稀看见陈文浩年轻时的影子。
“先吃饭,吃完饭你想知道什么妈都告诉你。”



TBC

火葬场虽然会迟到 但是一定会来


Time travel 3 【飞唐】

极度ooc 极度狗血 慎入



3

孟少飞就真的再没有找过唐毅。

从前唐毅点开line,孟少飞的头像总是扎眼又醒目地出现在第一排。唐毅很奇怪他一个刑警队队长怎么会有那么多时间闲到一天发十几条消息给他,并且还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废话。唐毅大部分时候都只读不回。他们的聊天内容里唯一有用的信息是每周一次数字不同的酒店房间号。

这下唐毅求仁得仁,得了个清静。

左红叶在line上问他:
“我跟道一想去卑尔根玩,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
唐毅回复:
“你们去吧,玩得开心点。”
左红叶发过来一个爱心的表情。
一切又重归沉寂。

手指无意识地向下滑动,找到了那个在阳光下肆意笑着的人,活泼张扬的样子看着就令人讨厌,唐毅盯着头像看了一会儿,点进了对话框。
过了明天,希望孟警官说话算话。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联系孟少飞,也是最后一次。过了十分钟,对方还没有回复。
或许连唐毅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奇怪之处。
他脸上带着一种异样愤懑的情绪,手指在屏幕上噼里啪啦一顿操作,删除了对方好友。

行天盟的人都知道,今天对于唐毅来说,是一个重要日子。
今天是李丽珍的生辰。
黑色的奥迪行驶在大雾弥漫的山路上。临近弯道,十分谨慎地慢下速度。
Jack看了一眼后视镜,雾太大了,什么也没有看清。

快到墓地,车开不上去了,二人下车步行,一言不发地朝山顶走去。
Jack手插在皮衣口袋里,警惕地观察四周状况。
反观唐毅,状态反而比平时更为放松。
他今天没有穿西装也没有打领带,平日里高高梳起用发油固定住的额发此时松散开来,清爽地覆在额前,连帽牛仔厚外套里面搭了白T,同色修身牛仔裤包裹住笔直修长的双腿,裤脚被塞进牛皮马丁靴里,加上他一贯冷漠疏离的面部表情,整个人仿佛是刚从某个高定时装周走出来。

孟少飞一动不动埋伏在湿漉漉的草丛里,透过重重浓雾,看见唐毅一点一点地出现在视野里,一点一点地走近了,一颗心扑通扑通跳得飞快,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这样的唐毅,熟悉得让他落泪。

唐毅走到李丽珍墓前,轻声道:“妈。我来看你了。”

孟少飞也是见过李丽珍的。

他脑海中浮现出女人模糊而和善的轮廓。上学的时候,孟少飞经常跟在唐毅屁股后面上门蹭饭,从小父母双亡的少年从李丽珍这里得到过不少温暖。唐毅虽然是单亲家庭,但是李丽珍把他养的很好,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身上有的那些偏执、敏感、叛逆和神经质,唐毅一点也没有沾边。孟少飞那时候很羡慕唐毅,羡慕他有温柔的母亲悉心照料,又羡慕他有强大可靠的义父疼宠怜爱,羡慕着羡慕着,这份感情就演变成了爱慕。那时候的唐毅是那么地开朗,像一个活力四射的小太阳,带着无坚不摧的光,破开了长久围困着孟少飞的,肮脏坚硬的外壳,把与孤独作伴的他从积郁潮湿的阴沟中解救出来。勾得孟少飞如一朵渴望阳光的向日葵,亦步亦趋地紧紧跟着他,贪婪地汲取他身上的温暖。

唐毅失踪之后,很多人都说孟少飞变了,变得活泼了,也变得爱交朋友了,这时候孟少飞总是笑而不语。
他们不知道,他只是把自己活成了唐毅的样子。不然日子实在是太难熬了。
所幸的是,这束光又回来了。
孟少飞紧盯着唐毅的背影,紧盯着他弯腰献花的时候露出的一截雪白腰线,他知道此刻的自己像一个令人厌恶的变态。可是他不管。被厌烦也好,被冷眼相待也罢,他只要紧紧抓住他的光。

台阶下又有人走上来。
孟少飞把视线从唐毅身上移开,握枪的手紧了紧,进入警备状态。

贺航和李志德带着二三十个打手,从台阶两边把唐毅和jack围困在了窄小的墓道中间。
“贺航,”唐毅的眼神看向李志德,李志德有些心虚地不敢跟唐毅对视,“你这是什么意思。”
贺航不怀好意地凑近唐毅,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没别的意思,带兄弟们来给嫂子上个香。”
唐毅眼神瞬间变得晦暗起来,杀意一闪而过,他整理了一下领口,慢条斯理地说道:“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孟少飞感觉耳朵里嘈杂了两秒,然后听不到声音了。
是唐毅关掉了窃听器。

贺航像一个长辈一样拍了拍唐毅的肩膀,“唐老弟,哦,不对,按辈分我得叫你一声侄子”,他话语一顿,用更低的声音说道,“文浩哥……跟我那可是过命的交情啊。”
听到那两个字,唐毅捏紧了拳头,他脸上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实则汹涌澎湃的恨意在他的身体里如涨潮的海水一般席卷而来。如果不是有警察在场,贺航估计已经被唐毅一枪爆头。
唐毅忍住了。显然,贺航已经抓住了他的把柄。
贺航从何得知自己隐瞒了九年的真相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你想怎么样。”
唐毅这句话一出口,贺航就知道自己赌对了。他放声大笑起来,对唐毅竖起了大拇指:“跟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省事!”又把话锋一转,忧虑地说道:“这两年帮里的兄弟们那是怨声载道啊。很多人跑来跟我说连饭都快吃不起了。啧啧。唉。”
唐毅不动声色地站在那看他演戏。
“我今天呢,是代表行天盟所有兄弟来请求唐老弟停止你那个什么漂白计划。”
“如果我不答应呢?”
“那就只好请唐老弟主动退位让贤给真正能带兄弟们过上好日子的人。”
唐毅哂然一笑,“比如说你?”
贺航脸一僵,有些被唐毅不屑的态度激怒,正要发难,谁知对方又说了句:“好,我答应。”
贺航没想到唐毅竟然答应得这么爽快,有些滑稽地愣在那里。
“作为交换条件……”
“放心,我保证这件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贺航抢着回答道。
唐毅原本是想着借着警方的手除掉贺航和李志德,但是现在……他往不远处的草丛里看了一眼,对贺航说道:“你当我三岁?我要知道是谁把这件事情告诉你的。”

孟少飞皱起眉头,事态的发展已经完全偏离了轨道。看来今天的抓捕行动只能以失败告终了。
不知道贺航跟唐毅说了什么,居然能让唐毅改变主意,两个人还看似很友好地一同下山了。他们路过孟少飞趴着的那块草地附近的时候孟少飞还隐约听见唐毅邀贺航坐同一辆车。看上去令人匪夷所思。但是以孟少飞对唐毅的了解,能让唐毅改变计划的无非就是那几个原因:跟李丽珍有关、跟唐国栋有关、跟左红叶有关、跟行天盟的漂白有关。

孟少飞正绞尽脑汁想着这其中的因果关系,耳边突然传来了一声枪响。他大惊失色,连忙往山下冲去。

孟少飞带队赶到的时候,唐毅的车斜停在路中央,已经被撞的不成样子。他腿一软,摔倒在地上,又连滚带爬地站起来,颤声喊道:“唐毅!”
奥迪车撞在一颗树上,车头已经变形,雪上加霜的是这一撞把山崖上一块巨石撞了下来,巨石砸在奥迪车上,车子的右半边已经被砸扁。孟少飞不敢想万一唐毅坐在右边……

他跌跌撞撞地扑过去,被行天盟的一个小弟扶了起来。才发现唐毅毅已经被行天盟的人救出来,满脸是血人事不知地躺在地上。

孟少飞不敢动他,手足无措泪流满面的跪在地上喊唐毅的名字。
“唐毅!唐毅!”
“唐毅你醒醒!”
“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了!我保证以后都不再来烦你!你醒醒啊!”
“唐毅……唐毅……”

救护车很快就来了。Jack被安全气囊护住了头部,伤势较轻。唐毅坐在后座没有得到缓冲,又撞到了头,伤势比较危机。坐在副驾驶的李志德虽然也被弹出的气囊护住了,但是他的致命伤不在车祸而是因为身上所中的一枪。而贺航被从天而降飞巨石砸中,当场毙命。

救护车担起二人,一阵风似的开走了。

TBC



下章正式开始洒狗血,期待地搓手。争取在十章之内完结吧。

谢谢大家的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我最喜欢评论啦!虽然没回复但是我都有看的!

飞唐都是我的宝贝崽崽,所以请大家在吐槽唐毅的时候稍微留情,不要太过了啊,因为我会心疼😂😂😂

最后爱情是飞唐的,ooc是我的。

今天这集太甜了 我都虐不出来了

Time travel 2

极度ooc 私设糖衣深柜 走链 见评论

你索性就不要让我通过 气死了

怎么肥四?都9012了怎么还有人看不懂圈地自萌这四个字怎么写?还是科技进步了,连猪都学会拱字了?诚心奉劝在本tag里随意拉屎膈应人的那位脏猪,有多远滚多远,不然老子一脚踢爆你狗头。

我的崽啊!我的亲崽!我崽崽飞飞太刚了 废话不多就是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唐毅被亲得眼角微红一脸懵 飞飞这一记直球打得唐毅措手不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飞崽真是麻麻的好鹅子 麻麻的大宝贝儿!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想到明天还有一次亲亲我忍不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叫到房东来敲门说小区里不能养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